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  页 | 先锋楷模 | 交警风采 | 法眼观察 | 社会与法 | 法治专题 | 文化旅游 | 以案析法 | 专题宣传
社会万象 | 图片故事 | 经济与法 | 科技创新 | 娱乐天地 | 环境保护 | 情暖人间 | 魅力乡村 | 校园关注
 当前日期:2021/12/8 12:08:37      地方信息:太原 | 大同 | 阳泉 | 长治 | 晋城 | 朔州 | 忻州 | 晋中 | 吕梁 | 运城 | 临汾
头条信息
 
· 长治市壶关县成功入选20 
· 疫情防控无小事 民警全 
· 平陆县召开2021年度食
· 13个项目集中开工 总投
· 运城南风广场:让党旗早早
· 长治市召开《长治市生活垃
· “好吃运城 嗨购河东”名
· 稷山交警开展《最美出行》
· 运城: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倡
· 2020年运城市文化馆长
· 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举
· 长治市交警支队举行遵规守
 
法规检索
 
 
  出 行
  城市公交 列车时刻
  航班售票 地图查询
  便 民
  天气预报 万 年 历
  网上购物 产品报价
  通 讯
  中国移动 中国联通
  邮编区号 手机归属地
  财 经
  股市风云 理财投资
  行情数据 楼市地产
  人 事
  人事考试 就业指导
  人才交流 招生考试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万象
 
父亲没有姥姥家(修订稿)

发表时间:2021-9-7  录入员: 点击[557]

父亲没有姥姥家
    我的父亲是个独生子,从出生到去世,父亲不知道自己的姥姥家到底在何方。
    啥?我在故弄玄虚?没有,这可是真的啊!要问这到底是怎回事,请稳下心听我慢慢道来。
    父亲出生于1942年2月4日,是我爷爷的第三个老婆生的。爷爷是个好木匠,年轻时就在县城开木铺,一辈子娶了三个老婆,头一个老婆(也就是我的大奶奶)是王庄村的,爷爷和她感情很好,但遗憾的是,她在生孩子时难产归西;时隔二年,又有人在王庄村给爷爷找了个对象,爷爷花了二百块银元将其娶回家中,因为爷爷在县城,我的这位二奶奶跟着他住在县城打理生意,然而,我的二奶奶刚和爷爷过了二百天,就一命呜呼撒手人寰。这就是后来村上老人们当做茶余饭后笑料的“一个银元过一天”的故事,二奶奶死后,爷爷就近把她安葬在县城外一块地里头,我父亲上完小时,爷爷还带着他去磕过头。再后来有一天中午,爷爷在家休息时,院里突然来了个中年人,径直走进爷爷房间说:“姑父,我来找你商量个事。”
    也不知他和爷爷说了些啥,反正临走时说了句“那就这样啊姑父”就出了大门一溜烟消失在远方。从此,爷爷再没有提起过这事儿,直到我父亲为爷爷圈好葬收拾老人时才听我父亲说那年找我爷爷商量事的那个人就是我二奶奶的娘家侄儿,他来找我爷爷就是商量将他姑姑的尸骨重新找个人家,经我爷爷同意后便把他姑姑卖掉了。
    放下前两个奶奶不提,但说我的三奶奶(也是我的亲奶奶)。

 

    读者诸君,请您抬头朝弯弯曲曲的山路上看,山路上走来一个佝偻着身子拄着棍子挑着一副破担子的男人,前面的箩筐里是一套破烂的铺盖,后面的箩筐里坐着个十一二岁的丫头,这丫头满脸灰尘,头发凌乱,骨瘦如柴,不时地朝着挑框的男子喊道:“爸,我饿,我饿呀。”
    半个时辰后,这男子挑着破铺盖和小丫头慢慢地走进了太行山区一个叫南五马的村庄,挨家挨户敲门乞讨:“大爷大娘,可怜可怜吧,饿死我不要紧,闺女还小啊!”
    半个中午过去了,他父女却没有讨到一口饭食,框里的小丫头饿的实在顶不住了,少气无力地昏了过去。
    人不该死总有救,就在此时,一户人家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边走出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此人姓常,在南五马村算是一户比较有钱的人家,平时也爱行善积德,他看见这父女实在可怜,便将他们让进院子里,把家里剩下的几个黄疙瘩给他父女吃了。框里的小丫头吃下黄疙瘩后,显得有了精神。
    此时,挑担的男子忽然跪倒在姓常的面前:“大哥,也不怕您笑话,我实在是养活不了这女子了,惹不嫌弃的话就行行好将她收下做个女儿吧。”
    那时是封建社会,还兴买童养媳,常家人一想,也行,于是就给了他一斗小米三块银元,将这丫头买下来了。挑框人从箩筐里抱出女儿往院里一放,又把一斗米装进箩筐,从主人手里接过三块银元,头也没回,逃也似地离去了。
    此时,常家人才想起没有问问他祖籍何地。至今我们不得而知。
    原本常家买这丫头是准备给他儿子当童养媳的,可是由于丫头长大后人才平常,于是南五马家又给她找了婆家,婆家就是刘家北岭村。没几年,她的男人上山砍柴不小心坠崖而死,丢下她一个人无依无靠。再后来经人介绍,她嫁给了我爷爷生下我父亲这棵独苗苗,奶奶也不知道他的娘家到底在哪里,父亲一直也没有找到姥姥家。
    解放后,我爷爷成了平顺县木建厂(木业社)第一任厂长,家庭还算富裕,六二压时期被压缩回家种田,再后来又担任了公路养护员一直到驾鹤西去。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父亲上师范时,奶奶突发心肌梗塞一夜之间命归西天,人已躺倒了门板上,却没有任何送老的装裹,父亲用他自己在师范围的的一条围巾裹在奶奶裤子膝盖的破洞上,爷爷掏钱在县剧团买了个退下来的旧戏服给奶奶穿上,再请示大队干部批了一棵柳树,现杀现做成一口棺木,奶奶就这样被草草安葬了。

    此后,父亲早早担起了家庭重担,师范毕业被分配到北社乡(过去的北社公社)北社、常家、西北坡、东河学校任教,由于工作成绩突出,被任命为东河七年制学校校长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74年,父亲被调到城关公社(青羊镇)张井中心校任校长,一干就是十年。1984年,组织上将他调到县进修校工作直至退休。
    前年农历十月十四日,辛苦了一辈子的父亲终于油尽灯干闭上了双眼。望着他老人家焦黄的遗容,我这从不在人前掉泪的七尺男儿再也控制不住,满腔流水夺眶而出。
    父亲一生受过无数苦累,爹娘面前他是孝子,儿女面前他是严父,学生面前他是标杆。

    如今,他去了,一辈子也没有找到姥姥的父亲就这样带着遗憾离开了人间,他给我留下了无尽的回忆和思念。(图、文/秦旭东)

  上一篇 下一篇
 

                        版权所有:山西信息法治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晋ICP备:17012984号-1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   中国文明网      山西省工商局备案号:91140106MA0H5EP07R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山西信息法治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 以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